第一回 禪關花證三生果 幻境珠還再世緣

  • A+
所屬分類:紅樓圓夢

  話說賈政自葬母北還,雖升任京堂,無如家中總入不敷出。
  不上一年,賈赦舊病復發身故。賈璉夫婦坐草百日,不便管帳,就命寶釵協理;寶釵以節省為名,府中人逐漸散去。寶玉房中丫頭--他因寶玉遷怒他人--除襲人已嫁琪官外,碧痕因那年蘭湯午戰,水入子宮,不久得了水臌癥,就不在了;所余麝月,寶釵將他配了錢啟;秋紋配了鋤藥;春燕,他媽乞恩放了出去,已嫁了家。只有五兒誓不嫁人,情愿出去在母家守著,無如柳嫂子小廚房已撤,毫無出息,想回南另圖,告假準后,便到各處辭行。因到惜春那里,惜春見了,就命紫鵑拿腳踏與他坐下。五兒正要坐時,忽報芳師父來了。五兒本與芳官最好,便道:“你來得正好,我們要回南去了。”遂將原故說出。芳官聽了,沉吟半晌,道:“你們要去,可略停數日么?我早要回家葬親,無伴遲遲,難得嬸子、妹妹要去,同行可不好么?”
  五兒道:“如此更好!你可趕緊收拾,我們路上更不寂寞。”
  遂定了一個吉日。芳官回去收拾完了,便到榮府中同柳氏母女啟行。仲春天氣,日暖風和,一路無話。
  一日,過了露筋廟,芳官要進六閘子仙女廟那里去尋哥子,另雇了一只里河船,與柳家作別而行。那知到了原處,村落荒涼,人家非舊,芳官無從訪問;天又將晚,正在旁徨,有人說道:“離這里三四里地有一女庵,你也是女菩薩,何不且往那里一宿,再細細訪問?”芳官謝了那人,就把船放到庵前,將船錢付訖,攜了行李上岸。
  只見一林修竹,半頃荒蒲,極其閑靜。忙去叩門,走出一佛婆來,問明緣故,便道:“這事要問庵主。”去了一會,出來招手道:“庵主說請。”芳官隨著進去。轉了兩彎,將入云房,不禁大叫道:“了不得!你不是妙公么?”妙玉道:“芳妹,你別怕,我在此已久了。你且住下再說。”一面叫人將行李搬進,一面備齋。芳官無可如何,只得坐下,便問:“師父,何故在此?”妙玉道:“我尸解后才知寶、黛之事。本因情癡罰作怨偶,后來上帝卻憐夫義婦貞;且深惡寶釵、襲人一干人陰險異常,另有一番報應;兼因榮國府運當中興,上帝已命林姑娘還魂,與寶二爺完聚,還要大做事業。但我已尸解成仙,不必露相,等你來交代與你。你住一兩日,我指引你到他祠堂里去。你同來的人已先在那里,正好辦事。”芳官聽他說來如此有端有委,便住下了。
  過了數日,妙玉又付他一粒定魂丹、一錢人參、四兩燕窩,叫一只本地小船,送芳官到林氏祠堂去。搖了數里,已到門首。
  只見五兒先在那里,彼此大驚問故?芳官將上項事告訴一遍。
  五兒道:“這里看祠的王元是我姨表姊丈,因他母親王媽媽沒了,故表姊將我楊家姨母一家接了來。我們到那里知道了,故趕來的。”遂同進去,見了柳氏姊妹楊家的,就留芳官暫住,以驗妙玉之言。
  那芳官次晚同五兒先到黛玉墳上,只見前有一洞,中有幾個大白老鼠探頭探腦,見人便進去了,彼此詫異。次晚老鼠更多了,五兒令王元先向營房借一帳篷支起。到十五子時,只留王元一人在家,大家都到墳上,見一大堆白老鼠將墳圍滿,見人來四散走了。
  忙上去看時,墳土已全爬開,并棺蓋亦已撬松。五兒、芳官遂將棺蓋輕輕揭起,只見黛玉已鼻端有息,眼角微開,眾人未敢驚動,只聽得“咳”了一聲,喉中吐出一淺紅色圓珠,便開口道:“這是什么所塊?快扶我起來!”柳五嫂究有些擔當,忙把預備的剪子將外綿剪斷,連衾抱在藤榻上。抬到祠中,權在芳官床上臥下,即將定魂丹送入口中,用參湯灌下。黛玉面色漸漸紅潤起來,叫一聲:“五兒妹妹,這究是那里?”五兒道:“姑娘新愈,且慢慢說。”黛玉道:“我很餓,有稀飯么?”
  芳官道:“有。”忙將燕窩粥送上,黛玉喝了一半盞,收去。
  重問道:“我剛才夢中,見我們姑太太將我一推,道:‘老太太等你家去,快去罷!’我就醒了。紫鵑在那里?”五兒和芳官打諒無妨,兩個遂將前事一一說明。
  黛玉聽了又問,問了又說,不覺已是辰牌時候,柳嫂子也進房來了。原來柳嫂子扶進房后,即到墳上收拾。棺內除衣飾外,余俱珠子,多是前世先后淚珠所化,大小不等,共有八斗有余。因一齊搬進房中,仍將墳上掩好,然后再來看黛玉。今見黛玉精神已復,不禁彼此大喜。芳官便說:“妙師說過,姑娘還魂后就到他那里說聲。”黛玉亦是感激,道:“既如此,吃了飯去。我歇息一日,明日再去罷!”芳官答應了。
  午后到庵,見了妙玉,將此事一一說知。妙玉道:“很好,我的事完了,這里可交給你了。”芳官又言:“黛玉感激,明早還要親自來謝呢!”妙玉道:“這倒不必!只我這屋子里的書畫,院子里的花木,頗不俗,可惜與他住幾時,橫豎白空在這里。”芳官不懂,只有答應,坐了半日,仍回來了。天色已晚,與黛玉說不數句,五兒已端飯進來:一碗火腿,一碗蝦米白菜,一盤姜絲干子,一盤灰蛋,一盂飯,一大碗稀飯。黛玉道:“我們再世姊妹,斷不可拘禮!”命芳官、五兒一同吃了。
  次早起來,梳洗完畢,向祠堂燒了香,即同芳、柳諸人坐船去謝妙玉。到時,岸上佛婆、侍者亂招手道:“好了,好了!”芳官問故?齊道:“你昨去后,庵主對我們說:‘明日,我要一所塊去。此地將來自有主者,此時,你們總聽芳師父調度!’我們只道你們來了再去,那知早晨到房里去就不見了,正沒主張在這里。”
  芳官聽了,就同黛玉到房,只見桌上留柬帖一張,云:“隨緣而來,結緣而去。他日重逢,金牛捕鼠。”又書一封與黛玉的,上有偈言道:
  絳珠菲菲,三生共依,鮫人化淚,五福之機。
  恩覃棠水,名播椒闈。青梗有客,跨鳳而飛。
  小星三五,讓月騰輝。旌旗雙引,西浙南畿。
  海山甲子,白首同歸。紅樓圓夢,敬告湘妃。
  又有三小緘,多注明日子,臨時才發的。
  大家嘆息良久,芳官道:“我一人在此也怕,那邊屋子也窄,姑娘何不也搬了來?”黛玉道:“我是再世的人,早有出世之意,如此甚好!”芳官道:“看這偈言,姑娘出世是不能的。妙師父原說借你,不如且在此住下,再打發人去榮府送信。”
  柳家的也說:“很是!”要知黛玉畢竟如何,下回分解。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