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圓夢》序

  • A+
所屬分類:紅樓圓夢

世之閱前夢者,莫不感寶、黛之鐘情,而愿其成眷屬焉。
豈獨閱者之心如是,即原其寶、黛之心,亦未嘗不以為將來之必成佳偶也。及見黛玉身死,寶玉出家,無不廢卷而太息,誠古今之恨事也。
茲得長白臨鶴山人所作“圓夢”一書,令黛玉復生,寶玉還家,成為夫婦,使天下有情人卒成眷屬,不亦快哉!且前傳之所不平者,無不大快人心。至于文采之陸離,詞意之纏綿,尤與前傳稱雙絕。因亟付手民,以公于世之有情者。是為序。
光緒丁酉年春三月六如裔孫

楔子

槐黃冠蓋鬧如云,圓夢先生夕又醺。
夢到圓來渾不了,圓從夢里總無分。
從他婢學體多澀,奈此兒嬉意自勤。
勘破三生歸結案,安床架屋笑紛紛。
這首詩乃太平年間,有一夢夢先生做的。先生少年本號了了,因讀詩到“人生若大夢,何苦勞其身”兩句,他就絕意功名,不談經史,逢人只說夢話,因自改此號。
一日,忽夢到一座紅樓里面,見一姓高的在那里說夢話。
悲歡離合,確當世態,實在聽之不倦。因即繞這樓四面去聽,說夢的不止一家,較那姓高的所說相去遠甚。正在吟詩納悶,忽見來了警幻仙子,對他笑道:“夢者,覺也;覺者,夢也。有了《圓覺經》,豈可沒有《圓夢傳》?我現有三十卷《圓夢傳》,你快拿去頂禮罷!”那先生接來,打開看時,只見卷中端的有頭有尾,前書所有盡有;前書所無盡無。一樹一石,一人一物,幾于杜詩、韓碑,無一字無來歷。卻又心花怒發,別開生面,把假道學而陰險如寶釵、襲人一干人都壓下去;真才學而爽快如黛玉、晴雯一干人都提起來。真個筆補造化天無功,不特現在的“復夢”、“續夢”、“后夢”、“重夢”都趕不上,就是玉茗堂“四夢”以及關漢卿“草橋驚夢”也遜一籌。先生不禁拍案道:“有此一夢,何必更圓?有此一夢,何必不圓!”
要知端的怎樣圓法,正文分解。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