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是小乘,金瓶梅是大乘,水滸傳卻是禪宗?

  • A+
所屬分類:名著百科

紅樓夢是小乘,金瓶梅是大乘,水滸傳卻是禪宗?

吾嘗云﹕紅樓夢是小乘,金瓶梅是大乘,水滸傳是禪宗。請言水滸傳。

水滸境界頗不好說。從其中的故事及人物而言之,較有憑借。然亦正因此,較易限定。一有限定,則水滸境界便不是水滸境界。酸腐氣,學究氣,市儈流氓氣,皆不足以言水滸。吾常以為只從文字觀之,亦可以悟。

讀小說者,總是先急于了解其中之故事,道說其中之人物,然后再進而解析其所表示之思想或意識。吾言水滸世界,豈不類于解析其思想或意識?是不然。如是,正是落于學究氣。吾不知其是何思想,吾亦不知其是何意識。久而久之,吾亦不覺其中之故事,吾亦不想其中之人物。吾只隨手翻來,翻至何處即看何處。吾單看文字,即觸處機來。吾常如此而悟水滸之境界。

水滸文字很特別:一充沛,二從容。隨充沛而來者如火如荼,隨從容而來者游戲三昧。不從容,不能沖淡其緊張。游戲所以顯輕松,三昧所以顯靜定。其文字之聲音色澤,一有風致,二極透脫。驚天動地即是寂天寞地。而驚天動地是如是如是地驚天動地,寂天寞地是如是如是地寂天寞地。如是如是,便是水滸境界。

吳用說三阮撞籌,是那樣地清機徐引,三阮之興發上鉤,是那樣地水到渠成。吾不覺有來有往,吾只覺步步是當下。潘金蓮毒死武大郎,其驚險可怕,陰森狼毒,令人透不過氣來。然而其文字一經從容回環,便令人透過氣來,便覺無處不停停當當,灑然自足。其令人灑然自足處,不在報應,而在描述潘氏之干號。“話說婦人之哭有三種。有淚有聲謂之哭,有淚無聲謂之泣,無淚有聲謂之號。當下潘金蓮干號了幾聲。”云云,此就是水滸之從容也。其如是如是之境界,大抵由此等處烘托出。

若問其如是如是是什么東西之如是如是,則曰:若可以說是什么東西之如是如是,便不是如是如是。此所以說單由文字亦可以悟之故也。

如是如是之境界是“當下即是”之境界。而當下即是之境界是無曲(讀平聲)之境界。明乎此而后可以了解水滸傳中之人物。此中之人物以武松李逵魯智深為無曲者之典型,而以宋江吳用為有曲者之典型。就水滸傳言之,自以無曲者為標準。無曲之人物是步步全體呈現者,皆是當下即是者。吾人觀賞此種人物亦必須如如地(as such)觀之。如如地觀之所顯者即是如是如是。

他們這些年強力壯之人物,在消極方面說,決不能忍受一點委屈。橫逆之來,必須打出去。武松說:“文來文對,武來武對。”決不肯低頭。有了罪過,實時承認,決不抵賴。好漢作事好漢當。他們皆是“漢子”。漢子二字頗美。有氣有勢,又嫵媚。比起英雄,又是一格。禪家常說:出家人須是硬漢子方得。他們只說個漢子,便顯灑脫嫵媚。水滸人物亦是如此。承認犯罪,即須受刑。受刑時,決不喊叫。“叫一聲,不是打虎的好漢。”在消極方面,他們是如是抵抗承當。在積極方面,他們都講義氣,仗義疏財。消極方面亦是個義字。義之所在,生死以之,性命赴之。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