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丈人的不同表現

  • A+
所屬分類:三國解讀

董承和伏完都是漢獻帝的丈人,董承的女兒是獻帝的貴人(在《三國演義》中,董承的身份被改成了董貴人的哥哥),伏完的女兒是獻帝的皇后。他們是獻帝最重要的外戚力量,是獻帝最堅實的后盾。他們是獻帝兩次反曹活動的策劃人,最終也因此送了命,還賠上了自己的女兒和宗族。

先說董承。對董承尊稱一聲董國舅,表現了他與漢室的親厚,塑造了他公忠體國的形象,雖然“親厚”比不上劉皇叔,但董承還是貨真價實的皇親國戚。董承是漢靈帝母親董太后的侄子,算是漢獻帝的表叔,還把女兒嫁給了獻帝,兩代人親上加親。據《三國志·蜀書·先主傳》中裴松之的解釋,因為“蓋古無丈人之名,故謂之舅也”。董承的表現是非常忠于漢室的。在獻帝被李傕、郭汜等一干軍閥劫來搶去,歷經劫難時,董承忠誠地追隨著,護衛著。曹操迎帝許都后,董承受封輔國將軍。

獻帝只是個傀儡皇帝,雖然可以吃吃睡睡不用負什么責任,但獻帝畢竟年輕氣盛,面對這君不君臣不臣的局面,他是敢怒不敢言。有一次獻帝還被曹操硬逼著去打獵,在圍場中曹操氣勢凌人,在眾臣面前屢次僭越,漢室顏面掃地,獻帝氣得跑到皇宮抱著伏皇后直哭。估計在十分沖動的情緒下,獻帝以一個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精神想到了一個極富冒險精神的計劃,“咬指灑血,書詔付卿”,寫了封血書給董承,叫他聯絡人反曹。羅貫中先生還非常負責地為我們“抄錄”下了血詔書的內容,其實歸納起來就四個字:干掉曹操!直接把血書交出去,是不可能的,于是伏皇后便把血詔縫在了一條玉帶的襯當中,交予了董承,這就是衣帶詔了。董承不可能一個人單干,便想著應先成立個反曹小組,他第一個便找了與皇帝“最親”的劉皇叔,劉備表示為了漢室江山社稷,當然愿意赴湯蹈火粉身碎骨,當場拍胸脯立誓言,董承當下就安心了。可那劉皇叔很快背叛,一溜煙逃跑了。最后董承找到了幾位積極分子:偏將軍王服(本來不愿意的,被董承利誘拖下水),長水校尉種輯(曾經是董承的手下),議郎吳碩。西涼刺史馬騰那是羅貫中先生加出來的。其中還杜撰了一個忠義太醫吉平,看了獻帝的密詔,利用幫曹操醫治頭痛病時下毒。但是董承的家仆秦慶童告發了董承,曹操在董承府上搜出密詔。

《三國演義》對衣帶詔事件的來龍去脈交待得非常詳細,其中的情節充滿了戲劇張力,就像看希區柯克的電影一樣驚險刺激。其實整個衣帶詔事件在各史書中僅僅記載了最后的結果,而其過程卻充滿了爭議,幾個參與者都沒有任何實權或是影響力,只好紙上談兵。衣帶詔的第二年就東窗事發了,反曹小組四位成員,包括董承的貴人女兒以及她沒出世的孩子全部被殺。最后伏皇后也沒有逃脫,在建安十九年被廢。至此,衣帶詔事件的全體成員(除了劉皇叔)無一幸免。

衣帶詔事件一直很有爭議,《后漢書·獻帝紀》《三國志·武帝紀》《三國志·先主傳》都記載了董承受密詔的事。也有人表示疑義,因為整個事件的過程基本沒有交待過,有人認為衣帶詔并不存在,邏輯上獻帝這個沒權沒兵沒地盤的三無皇帝沒有什么資本去造曹操的反,而且還要托付給似乎不那么可靠的董承,因為董承沒有勢力。也有人甚至認為衣帶詔是董承假傳旨意,以期奪曹操的權,或者僅僅是曹操編了個借口打擊不聽話的人,樹立權威。然而關于董承的記載是很有限的。在有關史籍中董承的面目是很模糊的,而衣帶詔事件也只是一個小小的插曲,或許這是漢獻帝無奈的痛苦下一次自我毀滅式的反抗,又或許其中包含了極其復雜的政治斗爭,僅憑現有的資料看來,董承沒有這種擔當,但是值得肯定的是董承對于獻帝的忠誠,在獻帝最難熬的日子中,董承守衛在獻帝左右,奮力保護獻帝,也是董承“潛召兗州牧曹操”來營救獻帝。在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時,董承第一個挺身而出。董承的女兒僅僅是一個貴人,這些原本不應該是他的擔當,比起獻帝的頭號外戚伏完,董承才不愧對于皇帝丈人的身份。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