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為什么如此暴力血腥

  • A+
所屬分類:水滸解讀

水滸的暴力之源《水滸傳》里氤氳著血腥氣,大多數人的手上都沾滿了殷紅的鮮血。讀著一件件血案,讓人頭皮發麻。而官府對著一件件血案,又是那么的不給力,就讓人產生了很多的問題,引起了對水滸暴力的思考。

壟斷的趙家政權必然產生暴力。說起封建政府的權力,其實都是壟斷,這也是為什么過幾十年或幾百年就要換一個朝廷的原因。壟斷的權力,對一個社會來講,就像一頭沉的蹺蹺板沒有平衡的時候。孟德斯鳩說:“一切有權力的人都容易濫用權力,這是萬古不易的一條經驗。這些濫用權力的人,又是整個為趙姓一家政府服務的人,他們占社會人口的少數。無論在哪方面都占有絕對的優勢,使他們享有令人眼紅的特權和待遇。在大環境下,特權階層已經成為眾多底層人所共同敵視的對象。宋江吳用出謀,李逵落實的刀劈四歲小衙內,固然殘忍極點,固然喪失人性,但為什么就有那么多人對此無動于衷?因四歲的小衙內不幸生長在一個腐敗政權體系鏈條的末端,從根上講,小衙內是死于趙家政府權力集體腐敗的大環境,大環境讓人產生“洪洞縣里沒好人”的共識。而這樣的環境讓人對官府諸人實施暴力產生了快感,而忘記了那是個四歲的孩子。人們是什么樣子,不只決定他個人的情況,更在于他生活的社會是個什么樣子。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的人們與生活在自由寧靜平和環境中的人們,能一樣嗎?

財資流進趙家權力階層的結果。水滸里底層人的生活可謂“寒冷無比”。水蔥似有唱歌特長的閻婆惜哪怕有幾兩碎銀子,也不會為葬爹而嫁給黑巴溜秋可做老爸的宋江做小。“成甕吃酒,大塊吃肉”這么平凡的生活,都成了有捕魚技術的阮小二兄弟愿意拿命相換的愿景,就可知還有多少無技能之人在水平線下怎樣地茍活。當現實中沒有規則讓人們實現基本而低廉的愿望時,對女人來講,就只能用身體了,對男人來說,拿起刀來,就是令人不會猶豫多久的事情。趙家體制內人員利用權力源源不斷地積累財富,于此形成鮮明的對比。大名府梁中書一年一個十萬生辰綱送老丈人,鬼知道他們權力階層到底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財源如此流向,那么最大惡果便在無形中告訴人們,財富不是創造來的,而是掠奪來的。后來才理解已經是“本鄉富戶”的晁蓋為何要劫十萬生辰綱了。

趙家政府上下通體的腐敗。“眾人先尋了門路,見了太師蔡京等四個大臣,次后省院個官處,都有賄賂。”趙家權力沒有任何制約,監察御史似乎集體失蹤,或集體失語。水滸里的趙家政府已經徹底腐敗,司法人員明目張膽索取大小不等的“常例”;政府官員與子弟收受賄賂,肆意胡為,欺男霸女;皇帝進妓院嫖小姐。令人唯一欣慰的是皇帝沒給李師師建大房子、大車子、大票子,還偷偷摸摸自己走了地道。不按規則出牌已經成為上上下下公開認可并實行的規則,大概也知道不這樣也運行不下去。“官二代”高衙內的爸爸高太尉,那可不是一般級別的“李剛”。對林沖來講,用暴力還有一絲生存,不用暴力就是死路一條,曾是體制內人員的林沖也不得不選擇暴力。當腐敗的權力對人構成無節制的侵犯時,當草根們求告無門別無生路時,那么,用鮮血換生存換公平,就是無權者最后的華山之路,暴力就是他們不二的選擇和自救,他們只能以生命做賭注,做一次自戕式的反抗。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