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里同床共枕的那點事兒

  • A+
所屬分類:紅樓解讀

76回中秋在大觀園夜宴,湘云對黛玉說:

“......可恨寶姐姐,姊妹天天說親道熱,早已說今年中秋要大家一處賞月,必要起社,大家聯句,到今日便棄了咱們,自己賞月去了。社也散了,詩也不作了。倒是他們父子叔侄縱橫起來。你可知宋太祖說的好:‘臥榻之側,豈許他人酣睡。’他們不作,咱們兩個竟聯起句來,明日羞他們一羞。”

宋太祖是趙匡胤,南唐后主李煜派使臣求和,被宋太祖堅決拒絕:

“不須多言,江南亦有何罪,但天下一家,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乎!”

果斷滅了南唐。

以臥榻難容他人鼾睡為喻可謂形象,臥榻是身心完全放松的地方,臥榻之旁能容他人酣睡,那是需要對他人極度信任或者感情好的。

曹操晝寢,近侍過來幫蓋個被子,都被他借口夢中殺了。

讓我們來看看紅樓夢中聯床共臥的例子,有鳳姐平兒、黛玉湘云、賈母寶琴、寶玉黛玉等,意味深長。

01 鳳姐平兒

13回,鳳姐自賈璉送黛玉往揚州去后,心中實在無趣,每到晚間,不過和平兒說笑一回,就胡亂睡了。

秦可卿去世的這日夜間,鳳姐正和平兒燈下擁爐倦繡,早命濃薰繡被,二人睡下,屈指算行程該到何處,不知不覺已交三鼓。

這里甲戌側批:

所謂“計程今日到梁州”是也。

計程今日到梁州是唐代白居易的《同李十一醉憶元九》中的句子,全詩為:

“花時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作酒籌。忽憶故人天際去,計程今日到梁州。”

元九是寫唐傳奇《鶯鶯傳》的元稹。

13回那時鳳姐賈璉還是恩愛夫妻,賈璉離家日久,久別自是思念,沒有網絡的時代,聯絡確實不便。

離別后信息交換靠書信往來或者專使傳遞,一來一回花費時日,牽掛思念也就深刻綿長。

鳳姐和平兒是一心一意和賈璉過日子,鳳姐掌家,疾言厲色,雷厲風行,寡情少恩,但是畢竟身為女子,對夫君還是一往情深。

她親自檢點包裹,再細細追想所需何物一并包藏交付昭兒帶與賈璉。

這個時候的鳳姐是個麻利能干溫柔賢良的妻子形象,理家之余夜深人靜時和平兒屈指算行程,情深義厚,表現出女強人溫柔多情的一面。

平兒和鳳姐之間的情誼也可見一斑。

鳳姐嫁到賈家,原來帶的四個陪嫁丫頭死的死,去的去,唯平兒幸存并且成為鳳姐的得力助手,不可或缺的臂膀,在賈府奴仆中游刃有余。

在鳳姐和賈璉之間察言觀色勉為其難搞平衡,主要靠的是平兒的忠心耿耿、忍讓克制以及平和公平的處事為人手段。

在復雜的大家族人事糾結中,平兒的微妙處境唯有寶玉看得透徹:

“忽又思及賈璉惟知以淫樂悅己,并不知作養脂粉。又思平兒并無父母兄弟姊妹,獨自一人,供應賈璉夫婦二人。賈璉之俗,鳳姐之威,他竟能周全妥貼,今兒還遭荼毒,想來此人薄命,比黛玉猶甚。”

鳳姐平兒二人身份地位懸殊,主仆間卻建立了堅實的友誼,二人聯床共同思戀牽掛同一位男子,在其他妻妾關系中簡直不可想像。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