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一說潑皮破落戶的鳳姐!

  • A+
所屬分類:紅樓解讀

除去婚喪嫁娶、朝拜祭祀這類公事,榮國府的人很少與寧國府的人打交道,賈母偶爾去一趟寧國府,也不在那里吃飯,只說反正你們是要送過來的,我吃不完還可留到下頓再吃,反倒賺了。

這話說得俏皮且得體,尤氏也笑,但我總想像她那笑容是以苦澀打底的,保持得長一些就會露出尷尬的底色來,分明知道不是這緣故,卻也不好再說什么。

王夫人很少到寧國府來,黛玉寶釵和賈家三艷也未見串這個親戚,要說是小姐們不方便走親戚吧,史湘云卻三天兩頭到榮國府來,況且惜春還是賈珍的小妹妹呢,正經的大小姐,也刻意與之保持距離,這種普遍的疏離,我想是基于對寧國府之烏煙瘴氣的回避。

只有璉鳳夫婦愛與寧國府來往,當然,他倆都是榮國府的當家人,賈珍是賈家的族長,大事小情少不了一道商議,榮國府蓋花園子,寧國府給可卿辦喪事,兩家的管理層都是打通的,算是資源共享。

撇開這些冠冕堂皇的事務,璉鳳二人與寧國府也有頗為厚密的私交。先說賈璉,賈珍父子似乎是他最好的玩伴,寶玉跟薛蟠等人去吃個花酒,在賈璉眼里大約都是輕量級的游戲,他好的不是那一口。

第四十五回,榮國府慶元宵,賈母留下賈蓉倒酒,攆賈璉與賈珍回家睡覺,這倆人大喜過望,把小兄弟們送回家,便相約追歡買笑而去。

擱現在,他倆算“四大鐵”的交情,雖然不潔,卻還算正常,及至賈蓉賈璉娶尤二姐做二房,才污濁到極點,賈蓉哪是想成人之美,他與這二姨原有一腿,說給賈璉做二房,讓他掏錢弄個場子,自己好去鬼混,賈璉色迷心竅,居然言聽計從,還答應買兩個絕色的丫鬟謝他。

污濁的東西總是更有凝聚力,因君子之交淡如水,風清云淡,聚散隨緣,這類友誼對于賈璉等人來說,恐怕要“淡出個鳥來了”,他們要的是那種在污泥濁水里打滾的快樂,心照不宣地竊笑,既看不起自己也看不起對方,卻也因此卸去了百種禁忌,縱情聲色,無法無天,對于一道沉迷的伙伴雖無尊重,卻有不足為外人道的親切感。

鳳姐不可能跟男人們花天酒地,但和寧國府打交道的過程中,她也能收獲她的樂趣。前文已經說過,她喜歡全天下男人都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感覺,這感覺,只有寧國府的男人能給她。

榮國府的男人,和她的關系太近,鳳姐的道德底線使她不可能與他們打情罵俏,最多也就和寶玉親近一些,還是拿他當小孩子。

外面的人又進不來,偶爾來個醫生清客,還得隔著多少道簾子,賈瑞之流倒是不知深淺地上前撩撥,卻又超過調情的限度,且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陌生人,以鳳姐之精明,不會假以辭色惹火上身。

對于鳳姐來說,最好的調情對象,是這樣一種人,關系不要太近,太近顯得齷齪,也不要太遠,太遠顯得危險,她要的,是一種不遠不近、半真半假的曖昧,這樣的程度,既能得到樂趣,又能輕松控制。

賈珍父子,正好是最合適的人選,他們那點小聰明,也正好夠不動聲色地討好鳳姐。因為地位平等,不像賈璉調戲鳳姐那么露骨,這種調情是安全舒適的,沒有侵犯性的,幾分仰慕,幾分艷羨,幾分自慚形穢,但沒有一絲一毫的占有欲,賈珍父子把握好了這種度,把鳳姐哄得舒舒服服。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