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教父與白馬王子——北靜王

  • A+
所屬分類:紅樓解讀

在《紅樓夢》的官場里,飄蕩著濁臭的氣味,官員們不是貪財受賄的慣犯,就是下流無恥的人才,再有的便是專擅黨派傾軋的班頭,之外就只剩下充斥著迂執酸腐、不通事務的賈政之流。可是就在這個爛污泥構成的破池塘里,曹公卻培植了一個水靈靈的人物北靜王世榮。

在《紅樓夢》的人物長廊中,北靜王不像賈寶玉林黛玉薛寶釵和王熙鳳等人,有那樣濃墨重彩的描繪,除了路祭秦可卿時有一個正式的亮相之外,基本上都是隱隱約約的寫意。他身在大觀園的世界之外,可他卻又在大觀園內外的兩個世界里擁有著影響力,因為只有他,在情愛與權力的地圖上建立起了一個柏拉圖式的“理想國”。

《紅樓夢》里的“石頭”(通靈寶玉)宿命里是用來補綴被世人污損的情天的——類似于耶穌拯救人類的行為,而北靜王就像一個手捧羊皮書的先知一樣,肩負著傳播情教教義的使命,并且認定賈寶玉便是他所要尋找的“耶穌”。

為了完成自己的“傳教事業”,北靜王創造了一種“情教”氛圍——舉辦貴族沙龍。他曾對賈政夸口道:“小王雖不才,卻多蒙海內名士,凡至都者,未有不垂青眼,是以寒邸高人頗聚;今令郎常去談會,則學問可以日進矣”。對于這個邀請,賈政躬身答應。對北靜王深有好感的賈寶玉也自然會欣然前往。我們雖然未見曹公的天才筆墨將其描繪出來,但從后面賈寶玉撒謊時用“北靜王的一個愛妾沒了,今日給他道惱去”作為借口來看,他在北靜王府里該沒少受“情”的感染。

北靜王,一個“青蘋果樂園”的“先知”,擁有著言情天使所必需的維納斯式美麗外表:“面如美玉,目似明星”。他給賈寶玉造成了“真好秀麗人物”的印象。他的服飾豪華而不俗氣:“頭上戴著凈白簪纓銀翅王帽,穿著江牙海水五爪龍白蟒袍,系著碧玉紅靼帶”。就像巫師祈禱必須擁有狄奧尼索斯的癲狂服飾牧師需要一襲黑色道袍,愛情天使總是白色小翅膀再加上閃閃發光的金弓箭,我們的北靜王擁有極其優雅的玉人形象。這對賈寶玉來說具有極為強烈的親和力。賈寶玉對同性的選擇判斷顯然排斥那種“雄壯”型的。這種極富男性氣概的外表,很容易讓人聯想到男子“濁臭逼人”的特點。事實上,賈雨村的作為似乎已印證了這一點。而帶點女性化特征的優美,也同樣容易讓人產生“清爽”的感覺,所以賈寶玉愿意結交的同性朋友,如秦鐘、蔣玉函、柳湘蓮,包括眼前這位北靜王,清一色全是“秀麗”的。我們不難想象,當這位連他迂執的父親也必須“以國禮相見”的權貴以這樣一種形象出現在情竇初開的寶玉面前是怎樣的一種震撼!就這樣,北靜王帶著羊皮書來到了他的“耶穌”賈寶玉身邊,他的儀容、談吐,他的沙龍高會都給我們未來的“情教教主”賈寶玉帶來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北靜王同賈寶玉的相逢時間、地點、場所都寓有深意。當時賈珍正為兒媳秦可卿舉行著一場宏大而曖昧的葬禮,而就在這個時候,玉人一般的北靜王出現了!他先是親自為秦可卿上祭一祭主是情天孽海中歷劫而亡的“情人”,而作為祭奠者的北靜王同樣是一個連死了一個小妾也要“哀毀過度”的“情人”。而當這兩個“情人”在陰陽交界處相遇時,當北靜王向秦可卿獻祭時,其實完成了一個“情教教區”交接手續,秦可卿的太虛幻境“導游”地位讓位給了握有言情奧義書的言情教父,性必須提升為愛了。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