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是重視學歷和背景的時代?

  • A+
所屬分類:三國解讀

文 | 中山大學特聘研究員 程羽黑

三國應該是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時代,如果我們把鏡頭拉長,縱向來看,三國其實是一個很特別的亂世,與之前的秦末亂世、兩漢之交的亂世十分不同。秦末亂世的群雄都是些什么人?秦亡后,項羽分封了十八個王,其中章邯、董翳、司馬欣是投降的秦軍軍官,魏豹、韓成、趙歇、田巿、田都、田安是六國的舊貴族,臧荼是燕國舊將,吳芮是越人首領,劉邦、申陽、司馬卬、張耳、英布、共敖、韓廣都沒有什么特別的背景。可見,秦末群雄的主體是“草根崛起”的普通人和舊六國的貴族。

秦統一中國,把貴族都削平了,所以這時的貴族與平民無異,但一到天下大亂,貴族們隱藏的關系網就浮現出來、運作起來,在亂世中勃興。秦碾碎了舊日的等級制度,大亂又打破了秦建立的秩序,給平民提供了前所未有的風口,只要膽子大、頭腦活、人緣佳、運氣好,就能脫穎而出。

拿大贏家劉邦集團來說:劉邦自己是亭長,相當于派出所所長,手下最體面的也就是蕭何這樣的基層公務員,底線則深不可測,從屠狗的樊噲到刑滿釋放的英布,基本包羅了整個底層光譜。可以說,這樣的時代是真的一窮二白,機會遍地,門檻很低,只要有膽下海就有較大幾率成功,學歷背景都不太重要。

兩漢之交的亂世又是什么情況?當時經過數年角逐,也形成了劉秀、隗囂、公孫述三大勢力鼎足的“三國”局面。公孫述的父親做過河南都尉,官位不低,他本人也是能吏出身,劉秀和隗囂則都以讀書人的形象著名。隗囂“素有名,好經書”,劉秀則曾在長安學過《尚書》。漢明帝時排了二十八個東漢開國功臣,史稱云臺二十八將,清人趙翼指出,“西漢開國,功臣多出于亡命無賴,至東漢中興,則諸將帥皆有儒者氣象”,這是很正確的。二十八將之首的鄧禹就是在長安游學時認識了同為學生的劉秀。

這里要解釋一下,為什么當時的人看重讀經。漢人要做官,文法和經學基本上是必備素質。文法就是處理公文和法律的技術,相當于公務員考試的內容,是官場基本技能,你沒這技術就做不了公務員。經學則相當于研究生學歷,是官場晉階資本,不懂經學,就不容易得到察舉,得不到察舉,就很難跳出郡縣往上攀升,日人紙屋正和甚至認為,沒有察舉基本跨越不了二百石這道“命官”與“少吏”的門檻(當然這是不盡正確的,仍有人通過“積功勞”升上去),可見這一“學歷”之重要。

趙翼又說:“帝本好學問,非同漢高之儒冠置溺也,而諸將之應運而興者,亦皆多近于儒。”把功臣的文化素質歸因于劉秀的好學,這恐怕并沒有說到根子上。我們應該說,劉秀的好學恰恰是“應運而興”者,“學歷”已成為這個時代競爭舞臺上隱然浮現的一道門檻。

沒有學歷的競爭者會怎么樣?鄧禹對劉秀說:“更始諸將皆庸人屈起。”更始帝手下的綠林好漢大抵都是“亡命無賴”,在劉邦時代,他們是角逐天下的主力,在兩漢之際則成了“庸人”。“庸人”一詞并不是泛泛而談,赤眉軍投降后,劉秀稱赤眉軍的徐宣等將領為“庸中佼佼”,可見“庸”差不多成了綠林、赤眉這些草根起義軍的代號。更始至少在《后漢書》里留了個傳,劉秀在河北時討伐“銅馬、大彤、高湖、重連、鐵脛、大槍、尤來、上江、青犢、五校、五幡、五樓、富平、獲索”等“諸賊”,收編了大量人馬,這些外號酷炫的“諸賊”們基本上連名字都沒留下。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