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紅樓夢》序 補紅樓夢

《補紅樓夢》序

  太上忘情,賢者過情,愚者不及情,故至人無夢,愚人無夢。是莊生之栩栩夢為蝴蝶,彼猶是過情之賢者,不能如太上之忘情,亦不能如至人之無夢者也;是鐘情者,正賢者之過情者也,亦正夢境纏綿之甚焉者也。不知莊周...
閱讀全文